Elthind・Sigil

暗夜的子女,低吟风雨。

吟游诗人们

我们总是对诗歌里赞扬的英雄充满敬仰和好奇
————————————————————————
你也许注意过他们。
他们坐着,或站着;靠着街角,或隐藏在路旁。
他们其貌不扬。穿着,也似乎并不时尚。深色的布料,蒙着头,或披挂身上。
他们手持着乐器——鲁特琴,或竖琴。他们吟唱着,神话传说或历史的丰功伟绩。

也许是一位让他倾慕已久的少女。他唱她的笑靥,唱她如花般的容颜,唱她翩翩洁白的玉臂,唱她荡漾在森林里的舞姿。
他心已碎。
记忆深处那只百灵鸟,那只夜莺,早已远走高飞。他责备自己,被占有的欲望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出卖了她,导致如今她离自己远去。
他不断地写着赞美她,怀念她的诗歌。他放不下,忘不掉。他甘愿将自己的后半生沉浸在失去她的悲哀中。
他离开了故乡——在这里他的哀伤得不到安慰。他远游四方,处处歌唱。
他以地为床,以星光为被。
他曾穿越大河,也曾翻山越岭。
最终,他来到此地。他再一次唱起她的歌谣。
人们诧异地看着他,似乎被他的歌喉打动。一个属于远方的陌生人,为何长途跋涉来到这里。
他们驻足倾听。他们互相问询。
“那位少女,其为何名?”
“她是辛达族国王——辛格洛之女,露西恩。无人能用此世间的语言描绘她的美丽至极。”
——啊是这样。是这样。朋友们。
——我很乐意你愿意在此聆听。

那是洁白的珍珠长滩。那是光辉的城墙圣域。
梦里惊醒,挥之不去的火焰腾起,风霜寒冰,黑暗大敌,一双双愤怒的眼睛。
又怎能不想起,那巧夺天工,仿佛浸润了星光的钻石,看似纯洁无瑕,却与诅咒和背叛联系。
他挚爱的亲人们,相继逝去。他热衷于弹琴弄弦的双手,被迫举起利刃。被誓言折磨着,看到梦寐之物得到又失去。
只有他还活着。在绝望与悔恨中。
他隐姓埋名。他重拾破损的竖琴。
他天籁般的歌声,唱着悲剧和命运。
也许。也许。如果没有曾经,狂妄年轻。
但已追悔莫及。
他漫步海边。他歌唱。他追忆兄长和先王的事迹。
兄弟们都很伟大,奋勇杀敌。大哥失去右手,用左手挥剑仍无人能及。三弟是出色的猎人,他的爱犬忠诚无比。四弟性格直率暴躁,五弟善于锻造,六弟七弟酷似如一。
哪能放下?哪能忘记?
美好的经历也化为痛苦的回忆。
他的歌声悲凉,如泣。
人们驻足倾听,人们互相问询。
“歌颂之人,是何人之裔?”
“那是伟大的诺多诸王和皇子们。与命运和黑暗抗争到底。”
——这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悲哀啊。
——但我仍对你的停留心怀感激。

在你看来,他们只是路边的吟游诗人而已。
有谁能料到,眼前这位衣着朴素的诗人,是著名的学者,多瑞亚斯之笛。
海边徘徊的身影,流淌着诺多王室的血脉。
谣言称他死在一个寒冷的山洞,身旁摆着断了弦的琴。
而另一个的下场无人知晓,也许去往远方和已故亲人团聚。
难道讲述悲剧的人,自己也摆脱不了孤独之旅……
亦或是,在历史中留下芳名的人,注定要被时代抛弃……
[END]

[原创诗歌]The Last Road末路

————————————————————————
Song has been lost for many years
Who are still willing to hear
Many miles away in the night
Tell me where to find the way
Imagination is calling
A white gull dies and fades
The dream is over
Time never wait
Again,it hurts deeply and I can't breath

The sky,the sea,the world
They are covered in grey
So dark the time is,I am desperate
What I always wanted,being sound and safe
Hiding far away
Just like the Philomela's shade
And living in starlight place

Far,far away
Horizon gets nearer,and nearer
For all rangers
Broken honor
It's over
[END]

1: 霍比特人指环王莱格拉斯双刀:暂定110元

剑全长: 56厘米 剑宽: 5厘米 刃长: 40厘米
刃宽: 3厘米 刃厚: 0.4厘米 
手柄配件材料:锌合金
剑重量: 0.8公斤
板重量: 0.7公斤

手柄配件:锌合金镀金

2: 霍比特人指环王刺叮短剑:暂定50元
锌铝合金/优质不锈钢【未开刃】
总长度75CM刃长54CM

双刀刀刃上有点小磨损,但基本上看不出来
刺叮剑手柄上有斑纹是特殊的做旧处理

[翻译]登高——杜甫

语文课不好好听课的产物……ヽ(‘ー`)瞎翻的轻喷
————————————————————————
风急天高猿啸哀,
The wind blowes fast,the sky is high,the ape sadly cries.
渚清沙白鸟飞回。
The land is pure,the sand is white,the birds fly back.
无边落木萧萧下,
Endless leaves fall down,
不尽长江滚滚来。
and no-edge river flows like flood.
万里悲秋常作客,
Far away from home,in my heart there's autumn sorrow.
百年多病独登台。
My old age is full of illness,standing on top to relieve sadness.
艰难苦恨繁霜鬓,
Worrying about country.Life is hard for me,and paints my hair with frost.
潦倒新停浊酒杯。
Poor and disease entangled,I had to stop the wine bowl.
[END]

[原创诗歌]Farewell,Auservate告别,奥瑟维特

ps:配伴奏更佳Monastery Of La Rabida-Vangelis
(赠与挚友)
————————————————————————
Shadow covers a long time
阴霾笼罩已久
Darkness doesn't allow any light
黑暗禁行光明
What have I done
我都做了什么
War has begun
战争已打响
Tears streaming down
泪水滚落两行

A figure shining like the star
身影闪烁着星辰之光
Even I am almost blind
尽管我已盲
What should I do
我该做些什么
To be my beacon
做我的信标
I only have you to rely on
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Auservate!I call you that
奥瑟维特!我如此称呼你
Auservate!Who I deeply trust
奥瑟维特!我深信着你
The dusk let us stay apart
黄昏使我们彼此分离
You are in the sun
你沐浴阳光
I'm in the dark
我沉醉暗影

Your vioces try to be calm
你保持冷静的声音
Your battle is getting hard
你的战事逐渐迷离
In the wind you go as light
风中你飞快而轻盈
As star of boundless sky
如无尽天空里的星
Mirth conceals the soreness
欢笑后藏匿着酸辛
Dark eyes include deep valley
眸下有深邃的谷地
In the woods you are twinkling
林间的你微光跃起
When the nightingale sings
在夜莺欢声鸣之际

I'm not going to dig a cave
我不愿自掘坟墓
Bury spirit in the grave
埋葬灵魂于深处
Sorrow reigns a weary head
伤痛着疲倦头颅
But stand I must,in waves
波涛中伫立依旧

Auservate!I call you that
奥瑟维特!我如此称呼你
Auservate!Who I admire most
奥瑟维特!我尊敬着你
You can see the dawn has come
你已眺望将至的黎明
For you is success
你已成功
And I receive despair
我则绝望

Dignity sustain a broken heart
尊严支撑着破碎心脏
I look down,and see the night
我低头看那夜的忧伤
I take a deep breath,diving to the end
我深呼吸,跃进终结
But you,I still engrave
但是你,我仍铭记

The last scene is your face in my mind
脑海中最后的画面是你的
Always encourage me,when I'm desperate
绝望中的鼓励,你总是如言
I'm sorry,I let you down
很抱歉,让你失望
Survive all along
好好活着
dear Auservate!
珍视的奥瑟维特!
[END]

【缅怀】Stephen Hocking

昨天的地平线上出现了血红的太阳。
它在颤抖,颤抖着生命的华章。
曾经的我以为您是永恒,
此刻,您归入永恒。
宇宙无垠无边,
最好形态,
灵魂,
量子世界。
黑洞深邃渺远,
此刻,您想必发现,
曾经的多重宇宙将显现。
它在闪耀,闪耀着未来的期约。
明天的平行世界里依旧有您的光芒。

3.14,愿您在群星中遨游,愿您到达黑洞。

【原创故事】陷落(星战私设)

占tag抱歉……私设预警……但故事背景是依附星球大战环境的。讲述两个朋友其中一个选择黑暗面,另一个知道后劝阻他的故事。
(也是一段对戏ヾ(-_- )ゞ……关于黑暗与光明的信仰)
————————————————————————
  他久久伫立在空荡荡的大理石厅堂上。
  缓缓打开了,全息通讯器。
  他果然还在那。蓝色的影像投射出他的全身。他们静默地站着,凝视着双方的眼睛。一双深如墨海,一双发亮的橙黄。

  ——也许我是最了解你真实面目的人。
  ——也许,并不。

  他尴尬地咽了咽喉咙。

  ——谁晓得?谁又会在意?
  ——我知晓,我在意。一直如此。

  ——那很有趣。
  ——这就是黑暗面拥有的。
  ——也许,并不。

  蓝色的影像抖动了一下。
  ——你只是不了解罢了。它有的,它一直都拥有的。

  ——也许你也只了解一点点而已。
  ——我需要它。
  ——但你不是一个西斯,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有西斯名。
  他能感觉到对面的人因愤怒而颤抖。

  ——我获我所需,我做我将要成为的人,这与我是否是西斯无关。如果我需要,我就得得到。
  ——但你终有一天会发现,你所做的收效甚微。你始终是那个曾经的人。
  ——我已经获得了我所想要的。许多次。
  通过黑暗面。
  我当然有西斯名。我也已经在路上。

  ——也许黑暗面可以让你快速得到。
  但不一定是用最好的方法。
  ——有什么区别。
  我已毫无选择的余地。
  ——可是你有的。
  ——我没有!

  他咆哮了出来。影像颤抖着,信号在一起一伏地颠簸。
  他后退了几步,仿佛那人随时会从通讯器里跳出来,掐住他的喉管。

  ——因为你的身世……黑暗中你看不到很多东西……放手吧……
  ——是,你说的没错。
  我看不见。
  但我看见了我自己。
  它告诉我,我是谁,我应该成为的模样。

  这是流淌在血液中的,我的命运,没人可以改变。

  ——可能你不会改变你的思想和行动……
  但是……
  能开心地过每一天吗……
 
  那边的人轻声笑了。他抱着胳膊,兜帽和面罩遮住了他因嘲讽而上扬的嘴角。
  ——你想知道黑暗原力使用者接下来会怎么做吗?

  ——我们不能改变世界,最后,我们只会被世界改变。接受现实吧。
  ——接受?弱者才这么做。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你可以去学习黑暗面,别太过火了。
  ——我很乐意拥抱黑夜。
  那里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

  ——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一直都是。
  但是你可要小心,小心那些西斯。
  你说的不错,我不是西斯。我只是一个学徒。

  蓝光一闪消逝。他愣愣地回味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还有他讽刺的笑声。
  他曾引以为挚友的人,不复存在了。

  “你想知道黑暗原力使用者接下来会怎么做吗?”

  他像被闪电击中一样剧烈地战栗了一下。他的耳边清晰地响起了那再熟悉不过的嗞嗞声。红色的光刃瞬间贯穿他的身体。

  “他会杀了你,然后谢谢你。”
  他捧着朋友的脸,亲吻他苍白而惊恐的脸颊。
  大厅里,回荡着戏谑,绝望的大笑。
【END】

繁华的灯花
遮蔽了我的眼
泪水的反射
仿佛世界斑斓五彩
流溢着愉悦

那霓虹刺痛了破碎的弦
方才发现
流逝飞歌
花落成尘

往事蹁跹
在心中卷起尘烟
瞬间
飘飞凡界
天地间
浑浊一片
看不清从前
明天

你在哪
你又驻足于哪边
喷涌无边的思念
痛彻心扉的挂牵

想当然的妥协
虚荣为了高贵的理念
你发现了吗
轨道未变
我们越来越远
你看见了吗
叹息着的诗篇

[原创诗歌]救赎的恶魔岛

一个小故事……(。ŏ_ŏ)最近比较心塞……
————————————————————————

他诞生
与数百,数千彷徨的生命,
游离世间至今,
彳亍无依。

他追寻
与数万,数亿徘徊的魂灵,
漫步广宇至今,
忙碌伶仃。

他们在寻觅传说中,救赎的圣光,
点亮幽暗的心房,
收获春日下的暖阳,
与葳蕤的芬芳。

他们都是有罪之人。
肩负着亘古血脉中的枷锁。
他们无法打破命运的镣铐,
于是企图寻求神灵的帮助,
要想拜托无边无际的煎熬。
暗夜下,
星辰微光,前路漫长。
恶魔曾经留下善良的子裔们,互相依靠。
他们不畏夜深月下成群的哀鸦,
也不恐惊动的草垛里潜伏着狼。

并肩前行,他们相互依靠。
锋芒出鞘,
他的剑始终闪亮,让伙伴们记得,
光,曾经的模样。

翻山越岭,不记得走过多少岁月;
跨江渡海,数不清历经多少春秋。
他们最终到达阳光明媚的彼岸,
此时已疲惫不堪。
他们看到了传说中,“神的救赎”,
争先恐后地抢夺,
唯恐自己沦落。

孩子无力与身强力壮的人们争抢,
在一旁绝望地哭泣。
他微笑,眼中的无奈与希冀。
转身将自己那份救赎赠予孩子,安抚他不再流涕。
人群逐渐散去,听闻了他的事迹,
除了赞美或惋惜,还有些许疑惑以及怀疑。
怀疑他居心叵测,本体即是恶灵。
人言可畏,此时便体现于此。

被淹溺在谣言的浪潮中,
沉没于一双双充满敌意的眼睛。
握剑的手微微颤抖,
却无济于事,劈砍不了谎言与争斗。
兄弟,姐妹,骨肉分离。
原来他们一直如此恨他,他的正义。

获得救赎的恶魔曾经善良的子裔,
拒绝让他踏上乡路。
他们执意,因他仍有“幽暗的心”,
要将他放逐这里。
背后是孤岛,冰冷墨色的海水拍打着岸滩,
没有退路。
眼前是敌人,已被冻结的心脏充满怒意,
无法前进。
绝望,愤懑,破碎的希望。
哀伤,凄凉,深渊的嘲笑。

天空没有了阳光,香草萎蔫,黯淡了芬芳。
孤岛上孤独的被弃者,无力的哭嚎。
从此他的命运已定,恶魔的灵魂将加固于他身上。

只是因为他不曾被“救赎”覆盖着,
曾经也是肮脏的灵魂,一瞬间都变成了,
圣灵天使的形象。
遭受迫害的人,实则无偏斜等罪状。
他显得不同与异样,便招来如此的命运下场。

但谁又猜得到,返乡人的结局?
没有了他的剑,乌鸦在深夜肆意长啸。
狼群眼眸放光,伺机捕捉不幸的羔羊。
人们这才回想他的功劳,
他的剑,
锋芒上的光。
却为时已晚,
所有人,
连同他们的救赎均灭亡在深沉暗夜下的月光。

彼岸的孤岛,已沦为荒芜哀恸,
最后的乐章。
他在怒火与哀恨中的子女在彼地壮大成长。
洋溢着快乐与爱的福门成为了可怖的恶魔岛,
他也又背负上了罪名,
“恶灵之祖”不得安息。

这本都是善良的人们。
何以如此?
叙述者无需多言。
暗夜下,
星辰微光,前路迷茫。
[END]